彩神vii

智库建议

王安院士谈以构建新发展格局为引领统筹推进国有经济战略布局
发布日期:2020-11-13 作者:王安 信息来源:彩神vii智库 访问次数: 字号:[ ]

11月11日,彩神vii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安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国有经济研究智库成立仪式暨首届国有经济研究峰会上讲话,受到广泛关注,人民网等中央媒体相继报道。


以构建新发展格局为引领统筹推进国有经济战略布局

(2020年11月11日)

王 安    院士

大家下午好!很高兴参加首届国有经济研究峰会。近些年,国务院国资委坚持分类施策、分类指导,推动国有经济布局结构不断优化,为产业发展、科技进步、国防建设、民生改善做出了突出贡献,特别是在危急关键时刻,总有央企、国企冲锋在前,为经济社会持续稳定发展发挥了“压舱石”作用。刚刚召开的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要继续坚持“两个毫不动摇”,深化国资国企改革,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和国有企业。当前,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政治经济格局深刻调整。立足新挑战、新机遇,党中央提出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面,我就新发展格局与国有经济布局,谈几点思考。

一、国有经济要在新发展格局中发挥好战略支撑作用

当前,全球正处于第五次产业大迁徙中,产业大迁徙既关系到国内产业布局,也关系企业“走出去”国际布局。国有经济向哪里发展,用什么样的发展模式和路径来争取战略主动、提高竞争力,这些都是我们在构建新发展格局中应该系统思考的问题。特别是在盲目追求做大的年代,出现的战略方向、模式路径、资源配置错误比比皆是。高质量发展首先是避免这些常识性错误反复出现。

对于产业布局而言,国有企业要主动适应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以保持和巩固我国工业体系的完整性、先进性为发展方向,不断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在区域布局方面,国有经济也应充分发挥带动引领作用。按照东部以高端产业和科技创新发展为主轴、西部以能源及其转化为主轴发展的战略格局,谋划区域布局战略,既要紧扣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等重大区域战略,也要统筹全局性布局。

要应统筹推动国有企业参与“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我出国考察中发现,很多“走出去”的企业都是“分兵散打”,产业是产业,道路是道路,城建是城建,互不协作,出现了很多项目收益难以覆盖成本的情况。长此以往,不仅影响企业的经营效益,更关键的是会影响我国的国际形象和外交。企业“走出去”应该注重“路产城”相结合及相关政策的对接,并与当地项目联动,争取尽快获得合理的投资收益。

无论国内还是国际,在新一轮产业大迁徙的过程中,都要尊重产业演替规律。产业演替规律,本质就是实现生产要素的最佳组合,使生产成本、物流成本降到最低,终极目标是提升竞争力,如中信戴卡摩洛哥项目实现了生产、物流等要素的最佳组合。在当前简政放权、企业自主决策的背景下,为避免出现产业布局和投资乱象,彩神vii公司持续加强数字智库建设,目的就是为国有经济科学布局提供有力的技术支撑。

二、要切实关注发展阶段及要素红利的变化,统筹推动各类产业高质量发展

当前,我们的发展阶段已经由劳动者红利、集成创新红利,向布局、规模、模式、新基建、自主创新红利转变,国有经济布局应牢牢把握住高质量发展这条主线,推动产业布局和结构调整。对于传统产业,要坚持高端化、规模化、集约化、循环化发展方向,大幅提高质量和效益;进一步淘汰落后产能。对于新兴产业,国有经济应该更加有为,加快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未来产业,加强新兴产业与传统产业之间的融合发展。对于新基建,关键是要为传统基建和传统产业赋能,激发传统产业提效,不能按照传统基建的认识去看待新基建,要从体制机制上整体谋划推动自主创新。

此外,大型基建企业发展可能面临“双向挤压”,一方面,受国际发展环境变化影响,“走出去”建设队伍呈回流趋势;另一方面,国内高速发展的阶段已经过去,建设项目趋于减少,对此基建企业要有提前应对举措。

国有企业高质量发展的内核是战略的清晰、有效的执行以及文化的重塑。正确的企业战略和路径,任何时候都是发展的重中之重。中央企业只有把使命意识、创新意识、引领意识作为企业文化的主旋律,才能更好地实现高质量发展。

三、大力推动各类转制科研院所在国家创新体系中发挥更大作用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要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因此,加强科技创新投入也是国有经济布局的长期战略方向。其中,转制科研院所是国家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提供从科学研究到技术转化之间的产业共性技术。

作为中科院咨询委员,实事求是地讲,我这几年看到的发展趋势是科研院所不同程度有些心浮气躁。从研究类型上看,现在我们的理论研究不足,基础研究也不够;从研究主体上看,不仅企业的研究力量不够,学校的科研力量也远远不够。在这方面,国外是分为“两段式”发展,第一段是国家的基础性研究,第二段是企业的应用性研究,仅此两段。我们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多的科研院所呢?主要是因为过去借鉴苏联发展模式设置形成的。自科研院所改制以来,很多原有的研究机构“重产业、轻科研”,共性技术攻关能力已经严重弱化。

面向未来,转制科研院所改革到了不破不立、大破大立的新阶段。应站在构建国家创新体系的高度,对转制院所进行分类指导、分类改革,实行“加强一批、划转一批、合并一批”。对国民经济影响重大的行业,比如材料行业,这些领域的科研院所不仅不能削弱,反而要加强,我们很多领域技术被“卡脖子”,归根到底是材料落后。而一些矿山类科研院所,数量多而作用弱化,这部分应进行兼并重组,从而实现整体作用的提升。同时,建议对制约科技发展的瓶颈、短板列出明细表,与各部委及院校发挥制度优势共同拿出攻关计划,减少受影响时间。

总的来看,国有经济布局涉及产业、区域、开放、科技创新、战略重塑等方方面面,统筹是关键、协同是方向、落脚点是实现高质量发展。




?